过而不改是谓过矣出自哪里 论语卫灵公篇原文

学习百科 45次浏览

最佳答案过而不改是谓过矣出自哪里 论语卫灵公篇原文,解答过而不改是谓过矣出自《论语·卫灵公》。过而不改,是谓过矣指有过错却不加以改正,这才是真正的过错,意指劝导人改过。第一个过字:有过错(动宾短语),第二个过字:过错(名词)。该篇包......

解答

过而不改是谓过矣出自《论语·卫灵公》。过而不改,是谓过矣指有过错却不加以改正,这才是真正的过错,意指劝导人改过。第一个过字:有过错(动宾短语),第二个过字:过错(名词)。该篇包括42章,本篇内容涉及到孔子的“君子小人”观的若干方面、孔子的教育思想,以及孔子在其他方面的言行。

《论语·卫灵公》原文  卫灵公问陈于孔子,孔子对曰:“俎豆之事,则尝闻之矣;军旅之事,未之学也。”明日遂行。

在陈绝粮,从者病莫能兴。子路愠见曰:“君子亦有穷乎?”子曰:“君子固穷,小人穷斯滥矣。”

子曰:“赐也,女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?”对曰:“然,非与?”曰:“非也,予一以贯之。”

子曰:“由,知德者鲜矣。”

子曰:“无为而治者其舜也与!夫何为哉?恭己正南面而已矣。”

子张问行,子曰:“言忠信,行笃敬,虽蛮貊之邦行矣;言不忠信,行不笃敬,虽州里行乎哉?立则见其参于前也;在舆则见其倚于衡也,夫然后行。”子张书诸绅。

子曰:“直哉史鱼!邦有道如矢,邦无道如矢。君子哉蘧伯玉!邦有道则仕,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。”

子曰:“可与言而不与之言,失人;不可与言而与之言,失言。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。”

子曰:“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,有杀身以成仁。”

子贡问为仁,子曰:“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居是邦也,事其大夫之贤者,友其士之仁者。”

颜渊问为邦,子曰:“行夏之时,乘殷之辂,服周之冕,乐则《韶》、《舞》;放郑声,远佞人。郑声淫,佞人殆。”

子曰:“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。”

子曰:“已矣乎!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。”

子曰:“臧文仲其窃位者与!知柳下惠之贤而不与立也。”

子曰:“躬自厚而薄责于人,则远怨矣。”

子曰:“不曰‘如之何、如之何’者,吾末如之何也已矣。”

子曰:“群居终日,言不及义,好行小慧,难矣哉!”

子曰:“君子义以为质,礼以行之,孙以出之,信以成之。君子哉!”

子曰:“君子病无能焉,不病人之不己知也。”

子曰:“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。”

子曰:“君子求诸己,小人求诸人。”

子曰:“君子矜而不争,群而不党。”

子曰:“君子不以言举人,不以人废言。”

子贡问曰:“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?”子曰:“其恕乎!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”

子曰:“吾之于人也,谁毁谁誉?如有所誉者,其有所试矣。斯民也,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。”

子曰:“吾犹及史之阙文也,有马者借人乘之,今亡矣夫。”

子曰:“巧言乱德。小不忍则乱大谋。”

子曰:“众恶之,必察焉;众好之,必察焉。”

子曰:“人能弘道,非道弘人。”

子曰:“过而不改,是谓过矣。”

子曰:“吾尝终日不食,终夜不寝,以思,无益,不如学也。”

子曰:“君子谋道不谋食。耕也,馁(1)在其中矣;学也,禄(2)在其中矣。君子忧道不忧贫。”

子曰:“知及之,仁不能守之,虽得之,必失之。知及之,仁能守之,不庄以莅之,则min不敬。知及之,仁能守之,庄以莅之,动之不以礼,未善也。”

子曰:“君子不可小知(1)而可大受(2)也,小人不可大受而可小知也。”

子曰:“民之于仁也,甚于水火。水火,吾见蹈而死者矣,未见蹈仁而死者也。”

子曰:“当仁,不让于师。”

子曰:“君子贞而不谅。”

子曰:“事君,敬其事而后其食。”

子曰:“有教无类。”

子曰:“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”

子曰:“辞达而已矣。”

师冕见,及阶,子曰:“阶也。”及席,子曰:“席也。”皆坐,子告之曰:“某在斯,某在斯。”师冕出,子张问曰:“与师言之道与?”子曰:“然,固相师之道也。”

《论语·卫灵公》译文  卫灵公向孔子询问排兵布阵的方法。孔子回答说:“祭祀礼仪方面的事情,我听说过;用兵打仗的事,从来没有学过。”第二天就离开了卫国。

孔子在陈国断绝了粮食,跟从的人都饿病了,躺着不能起来。子路生气地来见孔子说:“君子也有困窘没有办法的时候吗?”孔子说:“君子在困窘时还能固守正道,小人一困窘就会胡作非为。”

孔子对子贡说:“赐呀,你以为我是多多地学习并能牢记所学知识的人吗?”子贡回答说:“是的,难道不是这样吗?”孔子说:“不是的,我是用一个基本观念把它们贯穿起来。”

孔子说:“仲由!知晓德的人太少了。”

孔子说:“能够不做什么就使天下得到治理的人,大概只有舜吧?他做了什么呢?他只是庄重端正地面向南地坐在王位上罢了。”

子张问怎样才能处处行得通。孔子说:“言语忠实诚信,行为笃厚恭敬,即使到了蛮貊地区,也能行得通。言语不忠实诚信,行为不笃厚恭敬,即使是在本乡本土,能行得通吗?站立时,就好像看见‘忠实、诚信、笃厚、恭敬’的字样直立在面前;在车上时,就好像看见这几个字靠在车前横木上,这样才能处处行得通。”子张把这些话写在衣服大带上。

孔子说:“史鱼正直啊!国家清明时,他像箭一样直;国家黑暗,他也像箭一样直。蘧伯玉是君子啊!国家清明时,他就出来做官;国家黑暗时,就把自己的才能收藏起来(不做官)。”

孔子说:“可以和他谈的话但没有与他谈,这是错失了人才;不可与他谈及却与他谈了,这是说错了话。聪明的人不错过人才,也不说错话。”

孔子说:“志士仁人,不会为了求生损害仁,却能牺牲生命去成就仁。”

子贡问怎样培养仁德,孔子说:“工匠要想做好工,必须先把器具打磨锋利。住在这个国家,就要侍奉大夫中的贤人,结交士中的仁人。”

颜渊问怎样治理国家。孔子说:“实行夏朝的历法,乘坐殷朝的车子,戴周朝的礼帽,音乐就用《韶》和《舞》,舍弃郑国的乐曲,远离谄媚的人。郑国的乐曲很淫秽,谄媚的人很危险。”

孔子说:“人没有长远的考虑,一定会有眼前的忧患。”

孔子说:“罢了罢了!我没见过喜欢美德如同喜欢美色一样的人。”

孔子说:“臧文仲大概是个窃据官位(而不称职)的人吧!他知道柳下惠贤良,却不给他官位。”

孔子说:“严厉地责备自己而宽容地对待别人,就可以远离别人的怨恨了。”

孔子说:“不说‘怎么办,怎么办'的人,我对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

孔子说:“整天聚在一起,言语都和义理不相关,喜欢卖弄小聪明,这种人很难教导。”

孔子说:“君子把义作为本,依照礼来实行,用谦逊的言语来表述,用诚信的态度来完成它。这样做才是君子啊!”

孔子说:“君子担心自己没有才能,不担心别人不知道自己。”

孔子说:“君子担心死亡以后他的名字不为人们所称颂。”

孔子说:“君子求之于自己,小人求之于别人。”

孔子说:“君子庄重而不与别人争执,合群而不结党营私。”

孔子说:“君子不凭一个人说的话来举荐他,也不因为一个人不好而不采纳他的好话。”

子贡问孔子问道:“有没有一个字可以终身奉行的呢?”孔子回答说:“那就是恕吧!自己不愿意的,不要强加给别人。”

孔子说:“我对于别人,诋毁过谁?赞美过谁?如有所赞美的,必须是曾经考验过他的。夏商周三代的人都是这样做的,所以三代能直道而行。”

孔子说:“我还能够看到史书存疑的地方,有马的人(自己不会调教,)先给别人使用,这种精神,今天没有了罢。”

孔子说:“花言巧语就败坏人的德行,小事情不忍耐,就会败坏大事情。”

孔子说:“大家都厌恶他,我必须考察一下;大家都喜欢他,我也一定要考察一下。”

孔子说:“人能够使道发扬光大,不是道使人的才能扩大。”

孔子说:“有了过错而不改正,这才真叫错了。”

孔子说:“我曾经整天不吃饭,彻夜不睡觉,去左思右想,结果没有什么好处,还不如去学习为好。”

孔子说:“君子只谋求道行道,不谋求衣食。耕田,也常要饿肚子;学习,可以得到俸禄。君子只担心道不能行,不担心贫穷。”

孔子说:“凭借聪明才智足以得到它,但仁德不能保持它,即使得到,也一定会丧失。凭借聪明才智足以得到它,仁德可以保持它,不用严肃态度来治理百姓,那么百姓就会不敬。聪明才智足以得到它,仁德可以保持它,能用严肃态度来治理百姓,但动员百姓时不照礼的要求,那也是不完善的。”

孔子说:“君子不能让他们做那些小事,但可以让他们承担重大的使命。小人不能让他们承担重大的使命,但可以让他们做那些小事。”

孔子说:“百姓们对于仁(的需要),比对于水(的需要)更迫切。我只见过人跳到水火中而死的,却没有见过实行仁而死的。”

孔子说:“面对着仁德,就是老师,也不同他谦让。”

孔子说:“君子固守正道,而不拘泥于小信。”

孔子说:“事奉君主,要认真办事而把领取傣禄的事放在后面。”

孔子说:“人人都可以接受教育,不分族类。”

孔子说:“主张不同,不互相商议。”

孔子说:“言辞只要能表达意思就行了。”

乐师冕来见孔子,走到台阶沿,孔子说:“这儿是台阶。”走到坐席旁,孔子说:“这是坐席。”等大家都坐下来,孔子告诉他:“某某在这里,某某在这里。”师冕走了以后,子张就问孔子:“这就是与乐师谈话的道吗?”孔子说:“这就是帮助乐师的道。”

《论语·卫灵公》注释  1、陈:同“阵”,军队作战时,布列的阵势。

2、俎豆:俎,音zǔ。俎豆是古代盛食物的器皿,被用作祭祀时的礼器。

3、愠:音yùn,怒,怨恨。

4、固穷:固守穷困,安守穷困。

5、无为而治:国家的统治者不必有所作为便可以治理国家了。

6、如矢:矢,箭,形容其直。

7、放:禁绝、排斥、抛弃的意思。

8、郑声:郑国的乐曲,孔子认为是淫声。

9、师冕:乐师,这位乐师的名字是冕。

10、相:帮助。

《论语·卫灵公》作者介绍  《论语》,汉代又称《论》,儒家重要经典之一,是孔门弟子及再传弟子编纂的一部主要记载孔子言行的书。该骗同时也记载了部分孔子门徒的言行以及当时人们对孔子的议论。

《论语·卫灵公》创作背景  春秋时期,是一个奴隶制向封建制过渡的大变革时期。各诸侯国的社会经济继续发展,奴隶和自由民的反抗斗争不断,一些主要大国,在争霸的形势下,为了顺应社会变革的潮流,都实行了不同程度的改革。在此背景下,《论语》应运而生,其中“仁”的理念贯穿始终,由此延伸到管理领域(治国),强调统治者要“以德治国”,要重视个人品德在管理中的重要性。其次便是“适度”原则,强调处理任何问题时要把握分寸,以免物极必反。

《论语·卫灵公》赏析  孔子理解的自我价值在于求道,即追求极高明的精神价值,追求最高价值观念仁,追求富有意义的人生,过一种理想的生活。

“杀身成仁”表明了这样一种人生价值取向:精神价值高于物质利益,原则、道义的维护高于个体自然生命的延续,个体的人格尊严决不屈服于专横、残暴的淫威,这应当是人们终生信奉的价值取向。

自我的精神追求必须见之于个体踏实的人生态度和生活作风,这是孔子思想中经常强调的方面,是孔子精神的突出表现。自我的精神追求不是好高骛远,不是一味探求脱离现实的空虚玄妙的理论,更不是说空话、大话。因此孔子指出,讲话讲究忠信,行为讲究笃敬,即使到了蛮貊地区,也能行得通。

自我的精神追求在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都要加以坚持,对于妨碍这种追求的各种因素都要警惕,都要设法排除。

孔子还提出,自我的精神追求有一个必要条件,即对于培育美德,养成卓越的精神在内心要有一种非常自觉、强烈的欲望和要求。

“无为而治”原来是老子的主张,其包含了无欲、绝圣弃智、绝仁弃义的理念,与孔子思想有很大差别。无论是老子,还是孔子,他们均各司其职,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:反对统治者独断专行,防止君主好大喜功给国家造成灾难,从而都表现出反专制的倾向。